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25|回复: 0

吐火绵延

[复制链接]

21

主题

21

帖子

95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95
发表于 2022-9-23 14:50:1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吐火绵延
       
  从风初生牛犊不怕虎,一开始压根儿就不把武藤章当回事儿,你显摆的那些玩意儿不就是我爹教我的吗?我就不信你比我爹的能耐大。+,头一场被迫认了输,第二场成心要逗武藤章玩儿,这第三场本是定胜负的关键了,他竟然稀里马哈没占到什么便宜,曹嘎三给他点破,才晓得算盘珠子打破了脑袋,这下土地爷扑蚂蚱慌了神了。到了这份儿上把肠子悔青也没用了,赢了把老沈那帮人就出了来放了空炮了,明天还不知道武藤章出什么怪招,能不能打个平手还难说呢。
  夜里躺在床上,一个劲儿地念叨:爹啊,您可不能让我输啊,输了可丢不起人,输了我就没命了。www*22ff*com
  他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儿,天刚蒙蒙亮就起了床,也不惊动别人,悄悄地溜达出门,来到西大街,拐往昨天武藤章返回的路上走,心想他一准会把最难的活儿放在开头,我想法子摸摸他的底儿。
  他走到岔道口,不敢往前走了,就站在路中央傻等着。直等到太阳有两竿高了,才看到武藤章的身影。
  武藤章搂个包袱,昂首阔步,采飞扬迎。他伸手把他拦住,挑逗说:“武藤先生,昨儿你当着恁么多人的面耍赖,可不丢人吗?”
  武藤章一下变了脸,刚才的高兴劲儿跑没了影儿,冷笑一声:“你想反悔?反悔得了吗?你们中国人爱吃后悔药,这世间有后悔药吗?”
  从风一面撩逗他,一面眼光斜睨过去,在他身上上下打量,想刺探出一点蛛丝马迹,忽然瞥见他唇边隐隐有些油腻的痕迹,心下惊疑:莫非北京有没有治牛皮癣较专业较好的医院他要玩吐火?吐火可难不住我。不动声色说:“我不反悔,只是想提醒你。今儿我把你的全破解了,咱俩就是个平手,武藤先生,比个平手我不丢人,你可是丢大了,你自称大师,大师就这能耐?”
  “没空跟你耍贫嘴,走着瞧。”武藤章胸有成竹,无视从风的冷嘲热讽,侧身闪开。继续昂首阔步,撇下从风走前头去了。
  从风落在后面,看着武藤章登台去了,急忙转身往郭老板家来讨要几样物料,临出门又在嘴上抹了一些锅泥末,等到开场锣鼓一响,不声不响登上戏台。
  此时武藤章已在戏台两边各横扯了一条齐腰高的彩索,中间隔有一丈距离。从风猜了半天也没猜出他的用意。就问:“武藤先生,你这是干什么?”
  武藤章抬头望一眼。瞥见他嘴唇一圈黑,暗暗吃青少年女性平时都可以吃什么东西呢了一惊:原来这小子刚才是摸我底细,莫非被他识破了?心里哼了一声:识破了又怎样?今日就让你栽在吐火上。冷冷回答:“一会儿我会告诉你。”
  从风频频点头,不屑一笑。就不再理睬他,坐在戏台一侧翘起了二郎腿,向台下的伙伴挥了挥手,表情变得轻松起来。
  候到开演时辰。武藤章屁颠儿屁颠儿在台上绕了一圈,对台下乌央乌央的看客摊手摊脚喊:“今日武某要演一个东洋顶级魔术——“吐火绵延”,让各位开开眼。这个魔术想邀请从风先生一同来演。不知从风先生意下如何。当然。从风先生如果不敢,在下也不勉强,毕竟所吐火焰乃是五雷真火,功夫不到家便会伤人。”
  台下这四大棍和庚妹听他说出“伤人”二字便急了,这不是要使毒招吗?都不放心从风,想要阻止他。郧中隐大喊大叫:“凭什么和你同演?你事先没有约定,这会儿临时变卦,敢情玩幺蛾子。从风,别上他当,各玩各的。”
  武藤章瞟一眼郧中隐,说:“这位先生,契约上可没写不能同使一个活儿啊,你让从风先生把契约拿出来仔细瞧瞧。”
  看客议论纷纷,也有说该的,也有说不该的。其中有人只想看热闹,起哄乱嚷:“从风,上啊。”
  武藤章见有人起哄,更得意:“从风先生,不敢来吗?不敢来就认输好了。”
  郧中隐恨不得把武藤章揍个灵魂出窍,责怪马翼飞:“老马,你这契约咋写的?让这落道帮子钻了空子。”
  马翼飞不满说:“中隐,他要钻空子,你埋怨我也没用,我就喝那么点儿墨水。”
  郧中隐说:“大伙张着神儿,从风这个活儿一输,咱们就冲上去,别让小日本跑了,给我往死里揍!”
  全念坤说:“一句话的事儿。”
  忽然人多语乱的看场鸦雀无声,大伙的目光齐刷刷投到台上,从风紧挨着彩索站到了武藤章对面,冲他打了个响指。
  武藤章见他落了套,冷酷得铁板似的脸上抹了一丝奸笑,说:“从风先生果然是守约之人。”
  从风打断他:“武藤先生,你话太多了。说吧,同玩一个活儿,怎么分输赢。”
  武藤章说:“是这样,你我面对面站立在彩索后边,就现在这样,锣声一响,从口中喷火——银屑病会长一个丘疹吗喷火明白吗?”
  从风说:“你喷吧,我跟你学,现炒现卖,照你的做就是了。”
  武藤章说:“这个活儿的火焰必须成柱状,啊,成柱状,之后呢,谁的火柱先中断,或者两腿有移动,就视为输,你的明白?”
  从风说:“腿不能动,身子能动吗?”
  武藤章心里想,不能让这小子一开始就认输,得让他钉死在那儿。就说:“你腿不能动,身子能动到哪儿去?”
  从风说:“武藤先生的意思是身子动了不打紧?”
  “哎,不打紧。不过,从风先生,咱们得点一根香,”武藤章从包袱里摸出一根香来,点燃插在台边上,“这跟香没有燃完,不能认输。”
  从风心里猜着了几分,这混蛋要玩大招子,我得张着神。
  这个活儿的确戛戛其难,口吐火柱原本就不易,那火焰喷过来更是燎皮燎肉,如无超人的内功和耐热的觔力,虽不损性命。但难免落下烧创之伤。
  从风噘了噘嘴,笑了一笑说:“武藤先生,戏法本是逗人乐的,你愣是拿来欺负人,忒不地道。好吧,不说废话了,都听你的。”
  “咣当”一声锣响了,武藤章因怀揣暗算之心,火焰刚从口中喷出,就像蟒蛇出洞。直扑从风。
  从风左侧右闪,因为幅度受到限制,躲闪不开。武藤章的火焰极有准头,死死咬住他的双手不放。玩儿戏法的靠的就是一双手,武藤章正是要把从风的手灼伤成残废,卯足劲儿下狠招。
  郧中隐几个急得大汗淋漓,庚妹更是心惊肉跳,马翼飞的脸呆成了乌龟壳,全念坤的双眼像趴着两只死苍蝇。曹嘎三的红色胎记跟刚被人划过一刀似的,但都憋着气不敢出声。
  从风的双手被武藤章的毒火灸烤得火烙火燎,亏得他打小在山上煨烤食物,赤手火中取物习惯了。一时半会还能忍受,但不能就这么由着他放肆,必须尽快化解他的毒招。他记起爹说过的一句话:“人不以现在治疗银屑病都有什么疗法毒心于我,我以善心于人;人以毒心于我。我必以毒心于人。”心里想:你成心要害人,我也没辙了,是你逼我出狠招。
  武藤章正得意忘形。从风猝然口中用力一呼,呼出一条赤红的火柱,火柱不很粗,像一条赶车鞭,向武藤章横扫过去。
  武藤章,忙用自己的火柱把从风的火柱包裹起来,压住他的势头。
  从风不慌不忙,摆脱他的包围,火鞭又向武藤章上下劈砍。其实从风把握了分寸,柱头离武藤章有半尺的距离,并不想伤到他,只是警告而已。
  武藤章却以为从风功力不足,心里想你小子三脚猫功夫敢玩这个?我让你日后卖狗皮膏药都没份儿。便运足功力,把火柱化成利剑,企图一招制胜把从风的手指削一半下来。
  从风见这一招歹毒之极,晓得这人无可救药了,不等他的剑尖靠近,捷疾把自己的火柱化成一股粗绳,把武藤章的火剑缠住。
  武藤章颠覆了之前的认识,他感到从风的功力比自己料想的大得多,愣了一下,忙着摆脱从风的纠缠。
  从风逮着了机会,不容他再出毒招,趁他分神,化出一座老君炉,火星四溅悬在武藤章头上。
  武藤章心里惊了一下:这小子又来欲擒故纵?急忙化解,不料炉膛里蹦出一只尺来长的火蝎子来,张牙舞爪绕着他上旋下转,耀眼的强光刺得他睁不开眼。
  武藤章一边缩头缩脑躲闪,一边变招,把自己的火柱化成暴雨般的乱箭,劈头盖脑射向从风。
  从风全神贯注,早有防备,驱使火蝎子把乱箭扑散。
  武藤章又变出一头火猎豹,跃地而起,凌空直朴从风。
  从风一矮身,猎豹从头上蹿过去,跌得粉身碎骨—牛皮癣应该如何正确护理—不过是散落的火球。
  武藤章一咬牙,又把火柱化成巨蟒,咬向从风的面庞。
  从风以攻为守,不给他喘息机会,索性把老君炉募然倾翻,只见大小不一的火蝎子乌央乌央蹦出来,跐溜跐溜把武藤章包围起来。
  武藤章慌了神,像漩涡中的破船,开始晕头转向,射出的火柱瞄不准从风了,火力也渐渐减弱。
  从风断定武藤章已难有招架之功了,但不雪水治银屑病敢懈怠,他不认输就不能放手。
  台下这几个一见从风占了上风,喜得又蹦又跳,庚妹和郧中隐异口同声大喊:“烧死他,烧死日本狗!”
  看客前几场因武藤章又得瑟又耍赖,憋闷得不行,这会儿看到他渐渐地成了缩头乌龟,全都慷慨激昂,但还觉得不解气,跟着喊:“烧死他!烧死他!”
  武藤章被从风的火蝎子燎烤得精神恍惚,人都要崩溃了。台下吼声鼎沸更令他惶恐不安,担心从风受到怂恿对自己下毒手,虽然名声重过富士山,但毕竟保命要紧,只见他口里的火柱嘎然灰飞烟灭,身子一晃,扑通趴在地上,口里喊:“从风先生高抬贵手。”
  台下“烧死他”的叫喊声愈演愈烈。
  从风把活蹦乱跳的火蝎子聚做一团,化成一条火龙,呼呼腾地而起,在半空里盘旋一圈,远驰而去。
  武藤章羞惭满面,攀住彩索就势爬起来,忍着灼痛收拾道具。
  从风说:“武藤先生,你后边还有九个活儿没变呢。”
  “不用变了,在下认输。”武藤章低头垂目,无地自容。
  从风佯装惊讶,高声问:“什么?你要认输?才演完一个就认输,多新鲜啦。”
  武藤章哼哼唧唧拾起包袱要走,从风把他拦住:“武藤先生,别走啊。要认输也得有个说道不是?大声说出来,让大家听听。”
  武藤章无奈,连“嗨”两声,朝从风鞠了一躬,又朝看客鞠了一躬,打个趔趄,负气而去。
  从风追着喊:“武藤先生,认怂了吧?还敢说咱中国戏法是卖狗皮膏药的吗?”
  看客暴风雨般的欢呼声有如大海催波,惊街震巷。
  郧中隐几个跳上台去,把从风紧紧抱住。
  一拨年轻看客也涌上戏台,把从风托起来频频抛举。
  下边的看客有手舞足蹈的,有挥拳跺脚的,有相互拥抱的,发了狂似的欢呼,都不肯离开。u
  '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Comsenz Inc.

GMT+8, 2022-10-5 14:31 , Processed in 0.046650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